“哒哒哒……”

整齐的脚步声从耳边传来,他想要坐起身体,却发现身都僵硬在哪里,一动都动不了。

“别急,黑克鲁的唾液有微量的毒素,会麻痹你的四肢,不过对于疗伤的效果非常好,不会对你产生任何伤害!”

穿戴者白色衣服的医疗兵上前,为他做了身的检查。

丁小乙尝试着动动舌头,发现舌头也是僵的。

只有一双眼睛能够溜溜打转,扫视着四周的情况。

这时一张很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视线中,是王琦。

这娘们凑过来,一脸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表情,目光下打量丁小乙。

“厉害啊,你们三个人破纪录了!”

丁小乙一瞪眼,心里知道他们遭遇的情况,肯定和工会的培训脱不了关系,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一概不知。

看着丁小乙干瞪眼,王琦很清楚他在想什么。

事实上,每一个人结束后,都会有一大堆的困惑要说,自己以前也不例外。

Catherine红衣秋风里的清雅笑颜

能够看到丁小乙他们躺在这里。

颇有一种大二学长,看大一新生军训,那种过来人的感觉。

什么大三?……大三正忙着和学弟学妹们分手告别,没时间看新生军训。

身上的唾液被很快清理干净,其实就是两盆冷水泼下来,什么唾液都给冲干净了。

或许是因为体质的原因,他缓和一会,虽然不能动,可脖子已经能左右转动。

往左边一瞧,就见李庆正躺在那里,拳头紧握,分不清是眼泪还是冷水,正顺着他眼角往下流。

不过看他红肿的眼睛,估计这小子已经哭成了狗。

至于贝克特,四个医疗兵正围着他进行简单的手术治疗,伤的很重,不过看样子似乎并没有生命危险。

但除了他们两个外,自己并没有再看到那个被炸死的女孩。

这令丁小乙的脸上蒙上一层阴影。

似乎看到他脸色不大好,王琦大概能猜测到丁小乙在想什么,很得意的走到后面那个巨大的圆形球体前。

“简单的介绍下,你身后这个黑克鲁,是恶灵上品的灵能生物,它的力量很特别,能够创造出多层的灵能空间。

并且可以吞噬其他灵能生物,将灵能空间进行改造,编造出符合这个灵能生物的故事剧情。

如果你们在它创造的故事里,遭受到了致命重伤,他会用特殊力量,伤害减低三个层次,保证令你伤害不会直接杀死你。

如果它察觉到,你已经无法再承受伤害的时候,或者接下来的伤害,已经超出了它保护你的能力上限。

它就会把你吐出来,并且保护你不收到即死伤害。”

王琦的解释,令丁小乙不禁将目光看向身后的黑克鲁。

这时候他才看清楚这个灵能生物的貌。

巨大的个头,看不到眼睛鼻子等五官。

只有一个庞大的圆形**。

最下面生有很多特别的根须,牢牢扎根在地面上。

至于王琦所说的吐出来。

丁小乙怎么看,这个肉球吐出来的位置,总觉得像是他的排泄口。

仔细思索王琦的话后,他不禁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伤口。

回想起来,自己被稻草人一刀砍在胸口,那么巨大的力量,自己居然没有被当场活活劈死。

这里面固然有自己身体素质强的原因,更重要的,怕是王琦说的那样,稻草人的一刀,之所以没砍死自己,是因为黑克鲁保护了一下自己。

“稻草人剧情,已经是很久没人顺利通过了,刚才黑克鲁把稻草人的寄生物给吐了出来,说明你们居然通关了稻草人,不愧是我挑中的人!”

王琦向着丁小乙竖起大拇指。

一脸自豪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通关了呢。

可惜自己开不了口,否则第一件事,就是问候王琦家。

这时候,雷丁从侧面走过来,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颊上,浓密的络腮胡让他看上去,又沧桑了许多。

目光扫视一眼丁小乙,点点头:“还不错,不过鉴于你已经接触过灵能生物,又遭遇过除灵师的经验,你能够通关,我一点都不意外!”

面对雷丁,丁小乙已经不想去问候他家了。

甚至没有任何愤怒的神情。

而是晃动着自己颤抖的手掌,默默给雷丁一记中指问候。

狗屎的培训。

他只是个外编人员,哪里需要这样的培训。

从李庆和贝克特的情况看,两人肯定都是备选的除灵师种子,和自己这样的野路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雷丁应把自己塞进来,这不摆明是在坑自己。

看着丁小乙向自己竖起的中指,雷丁反而笑起来,甚至是笑的很开心的走了。

王琦则站在一旁,用戏谑的眼神扫视这丁小乙,低声道:“告诉你个好消息,上次仓库的事情后,上面决定,雷丁晋级,成为分区的教官,也就是说……你们这次都在他手上!”

如果自己可以骂街,现在自己保证要用正宗的夏语国骂去问候雷丁。

自己当初可是拼了自己的小命,才把这货扛起来。

结果,功劳归他,升官发财。

倒霉的居然是自己这个默默帮了他的人。

这事自己找谁说理去。

自己伤的不重,加上黑克鲁的唾液有很强的疗伤效果。

医疗兵只是简单的做了伤口处理,就让人抬着丁小乙去宿舍休息。

至于剩下的培训,也要等他们明天恢复好后才会开始。

“那、女孩、死了!”

看着自己要被抬走,丁小乙手指勾住王琦的衣角,断断续续的问道。

王琦本想说什么,不过转念一想,便是做出一副悲伤的表情:“你放心,工会会给她补偿的。”

说着也不管丁小乙的脸色,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一盏灯一盏灯的从面前闪过去。

王佳良、铁爪、甚至是飞鱼,他们的面孔不时在自己面前闪过。

自己承认,这些人的出现,不仅令自己对工会有了少许的了解,也让他对工会抱有不小的好感。

至少在今天之前,工会在自己的印象里,更像是一个默默付出的英雄。

没有报纸,没有新闻,甚至在网络上没有任何的宣传。

但就是这样的一行人,默默将外面看不到的黑暗,阻隔在人类保护区之外。

可今天之后,丁小乙对工会的看法,一时动摇了。

“嗡!”

房间门被打开。

自己被放在床上,嘱咐多多休息,待会黑克鲁的负面麻痹效果就会消失,到时候会有人给他们送餐。

被放在床上后。

丁小乙尽可能的去尝试活动自己的身体,手掌放在胸口。

察觉到黑铁钥匙还在后,心里顿时踏实起来。

就如雷丁之前许诺的那样,双人宿舍。

宿舍不大,陈设也很简单,一张双人床,两张桌子,以及一些电器外,什么都没有。

至于男女混住……

呵呵,想想都觉得是个笑话。

果然,很快第二位被抬进来的,不是别人,是李庆。

这家伙,一路上强忍着,等房间门关上后,就忍不住的抽泣起来。

不是他懦弱,而是作为一个正常人死里逃生后,心里压抑的情绪,终于彻底爆发出来。

他也没去安慰这家伙。

反正哭出来也好,不然情绪压印在心里,早晚要憋出病来。

不知道贝克特现在怎么样了。

这家伙的伤最终,那怕是有黑克鲁的保护,估计伤的也够呛。

在床上休息了一会,丁小乙就感觉自己差不多要缓过来了。

论身体素质,毕竟强化过的身体,终究是不一样的。

缓缓站起来活动了几下后,丁小乙一瞧胸前的伤口,已经结疤了。

这里就不得不说,工会的药物,效果上果然没的说。

只是价格么……还远远达不到普及给普通人使用的程度。

简单地说,就是除了贵,什么都好。

“别哭了,你都哭了这么久了,核桃夹子不是挺厉害的么!”

提及核桃夹子,李庆的脸上终于缓和了许多,轨迹这是他这辈子最英勇的一件事,就是给怪物夹核桃。

丁小乙拉着李庆从床上坐起来,给他放松一下肌肉,让他尽快从麻痹中缓和过来。

“砰砰砰!”

这时候,房间外传来敲门声。

一想,应该是送餐的来了。

说起来自己是真的饿,早晨没吃早餐就被带上车,车上的东西也就是一点小零食。

搞得到现在早就前胸贴后背,饿的眼冒金星。

这个时候饭菜送来的正是时候,丁小乙向李庆道:“你自己活动活动,嘿嘿,我先吃了!”

说着丁小乙就在李庆幽怨的眼神中,走上前拉开房门。

然而房门打开的一刹那,丁小乙脸色一僵“啪!”的一声将门重新关上。

“怎么了??”

李庆趴在床上,看丁小乙面色不大好看开口询问道。

“你……你来看看!”

“我??”

李庆挠挠头,扭着身子从床上爬下来,歪七八钮的走到门前,一脸困惑的看向丁小乙。

“什么事啊,大惊小怪!”

李庆嘴里嘀咕着,说着将门打开,探出头往外一瞧,顿时只听李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鬼啊!!”

 
 

Theme by HermesThemes

Copyright © 2022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