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学院所在,本来在作战中的修真学院众人都已经惊呆了,本来让他们陷入苦战的敌人,竟然就这样被轻易的解决掉了。

最关键的是,就连号称不死不灭的兽神,也死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这简直就打破了他们的三观与认知。

当然,资历比较老的,青云门或者是鬼王宗的人,认出了陈祎的身份,他们知道,这是当年的谪仙人。

但是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都已经成仙了,当年的那位谪仙人,竟然还如此的厉害,而且还带来了好几个厉害的帮手。

自从诛仙世界被吞噬的这些年,鬼王乃至是田不易都曾经询问过张小凡,陈祎这位谪仙人去往了何处,若是也在仙灵界之中,能不能前来帮助他们一把。

但是每一次,这个问题,都被张小凡给敷衍过去了,久而久之,鬼王与田不易等人,自然对于当初的谪仙人陈祎不抱有什么希望了。

但是这一次,谪仙人再一次的刷新了他们的认知,让他们深深的知道,自己与谪仙人之间,还是拥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是你们,当年那两个家伙!”碧瑶看着走过来的陈祎与陈乔峰,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张小凡,“你能找到他们,为什么不早一点找他?若是早一点把他们叫来,我们也不会这般狼狈了……”

“我也是才遇到他们。”张小凡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没有遇到真正的生死危机,张小凡也不会动用求助功能,尤其是不想成为第一个发动求助功能的分身。

“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吗?”陈祎看着陆雪琪与碧瑶旁边的两个少年,笑着问道。

“这是我与雪琪的儿子,叫做张小鼎。”张小凡指着那个看起来机灵古怪的少男说道。

“这是我与碧瑶的女儿,叫做张小铃。”张小凡指着另一个看起来冷冰冰的少女说道。

自然清新女孩骑单车田野风光户外写真

“这是抱反了吧?”陈祎等人对视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的涌出了一个念头,没有办法,张小鼎虽然是陆雪琪的儿子,表情却更像碧瑶,而张小铃虽然是碧瑶的女儿,却与陆雪琪如出一辙,看起来冷冰冰的。

“没有,都不是一天出生的,怎么会抱反了呢?”张小凡赶忙笑着摇了摇头,“好了,大战了一场,大家都累了吧?不过大家放心,这些帮手来了之后,我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

“真的吗?”一些看起来十分年轻的修士们眼睛一亮,赶忙看着张小凡问道。

“不错,是真的!”张小凡肯定的点了点头,“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不用害怕天帝神庭来人追杀我们了,不过,我们也要刻苦修炼,争取靠自己报仇!”

“不错,我们要靠自己报仇!”张小鼎拍了拍胸口,“总有一天,我们会让天帝神庭的人好看的!”

“嗯?”就在这时,陈祎突然挑了挑眉头,然后嘴角扬起了一丝嘲弄的笑意,看向了曾经关押张小凡的地方,睁开了破妄天眼,看到了一个身穿金甲的将军正站在真仙罗浩的面前。

但是,罗浩与金甲将军中间,有一层结界,彻底隔绝了罗浩与金甲将军之间的沟通可能,当然,就算是没有隔绝,罗浩现在受尽酷刑,也根本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陈祎所施展出来的酷刑,可是根据酆都大帝曾经施展出来的地狱酷刑演化出来的,即使没有酆都大帝施展出来那么厉害,却也不是区区一个真仙能够承受得住的。

“轰!”的一声,金甲将军抽出神剑,一剑斩在了结界之上,但是结界仅仅是轻轻颤了颤,却没有丝毫要破碎的意思。

“这怎么可能?”金甲将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止是他,他身后那些身穿银色铠甲的将士,同样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结界。

金甲将军,可是拥有着金仙境界的人,放在整个仙灵界,也仅仅在天帝与四位金甲大将之下,剩余的诸位金甲将军,实力基本都是同一境界。

而金甲将军都无法破开面前的结界,说明施展出这结界的人,实力至少在金甲将军之上!

“这怎么可能?四位大将镇守仙灵界四方,应该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啊!”金甲将军的目光微动,“难道说,他们中有人背叛了陛下?”

“将军慎言!”一旁的亲信赶忙走上前来,小声的提醒道,“陛下乃是仙灵界正统,获得世界意识认可的天帝,怎么可能有人背叛陛下呢?”

“不错,这无数个纪元以来,从来没有人背叛过陛下!”另一名亲信也点了点头,诚恳的说道,“整个仙灵界,包括被仙灵界吞噬进来的世界,都是忠心臣服于陛下的!”

“但是,这结界又如何解释呢?”金甲将军皱了皱眉头,“本将军都破不开它,这个人的实力,绝对在本将军之上,除了神庭,下方那些仙人,可不会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啊!”

金甲将军所言不假,整个仙灵界,只有天帝神庭这一个大势力,其它的实力,不会出现超过真仙境界的高手。

至于龙族这样拥有着真仙之上实力的种族,也都是归顺于天帝神庭的,连龙族之主也是一位金甲将军,这便是这方仙灵界的势力划分。

“可能,是某些专门修炼出结界阵法之道的人,联起手来,凝聚出来的阵法。”亲信提出了一种可能,反正不敢说出有人背叛天帝的事情来。

这些亲信之所以静若寒蝉,这位金甲将军又之所以会下意识的提及背叛天帝的事情,是因为数千年来,确实有背叛天帝的事情发生过。

当年,天帝神庭,拥有着五位金甲大将,其中最厉害的一位,乃是鹏鸟得道,最后成就了太乙金仙之境,然后对天帝生出了不臣之心。

那鹏鸟认为,应该放宽对于整个仙灵界的掌控,让仙灵界拥有更多的势力,同时要求整个鹏族脱离天帝神庭的掌控,独立起来。

于是,一场大战爆发了,鹏鸟死了,不止是鹏鸟,支持鹏鸟的金甲将军们也都死了,整个鹏族,乃至是每一个金甲将军所在的种族,部都灭亡了。

这,便是天帝的威势!这也是为何,亲信们下意识的说出并没有人背叛过天帝的原因!

“这罗浩不知道能不能说话,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亲信们很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结,赶忙看向了因为痛苦为颤抖的罗浩,转移了话题。

“不知道,但是他应该听不到我们说话。”金甲将军摇了摇头,在外面招了招手,罗浩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噗!”的一声,终于,罗浩彻底无法承受住来自于陈祎设定下的酷刑,形神俱灭,直接消散于天地之间,而与此同时,结界也打开了,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涌了出来。

“嘭!”金甲将军被震退了数步,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身边的亲信还有银甲将士,纷纷被震飞了出去,甚至有弱者直接被当场震死,连带着天帝神庭的位格一起。

有了一次破碎天帝神庭位格经验之后,陈祎自然就知道了,该如何对付天帝神庭位格了,只需要把力量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直指神魂,震碎守护神魂的位格,一部分直接将目标神形俱灭。

“你跟我说,这是阵法师与结界师?”金甲将军又惊又怒的瞪着手下的亲信问道。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阵法师与结界师了?”陈祎淡笑的声音响起,身形出现在了金甲将军的面前,不过,短短的时间,陈祎便来到了金甲将军所在的地方。

至于目的嘛,自然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了,张小凡虽然被天帝神庭追杀,但是对于天帝神庭,只是知道一小部分,想要知晓天帝神庭的真正实力,一尊金仙,应该足够了。

“你是什么人?”本来以为是金甲大将中又有人背叛的金甲将军目光一凝,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陈祎,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陈祎,“仙灵界中,怎么会有悄无声息成长到你这种境界的强者?”

“你这样夸奖我,我还是要对你出手的。”陈祎闻言,仿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下意识的准备挠了挠头,好在及时停了下来。

每一次穿越世界之后,陈祎都会恢复成自己有头发的样子,但是,挠头的这个习惯,已经有些改不了了,因此陈祎忍的很是辛苦。

“你到底是什么人?”金甲将军握住了手中的神剑,那些被震飞出去的银甲将士们也纷纷靠了过来,隐隐结成了一个阵法。

但是,刚刚结界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杀死了一部分银甲将士,令这个阵法出现的残缺。

“陈祎。”陈祎淡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看着金甲将军,“我说了一个问题,是不是该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了?天帝神庭,像你这样的金仙,还有多少位啊?”

“像我这样的金仙,还有无数位,我不过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罢了!”金甲将军挥动着手中的神剑,狠狠地斩向了陈祎,一时间,周围的空间都在颤抖着。

“金仙层次就要开始撼动空间了?”陈祎很明显感觉到了金甲将军身上的力量,就是金仙,而且还是西游世界中的金仙,并没有达到陈祎现在这种更强一点,堪比西游世界太乙金仙的层次。

“锵!”

“咔嚓!”

锤佛斧从陈祎的身体升腾而起,与神剑碰撞在了一起,直接将神剑斩碎,然后锤佛斧趋势不减,却没有再朝着金甲将军动手,毕竟,这金甲将军才应该是知晓天帝神庭最多情报的人。

“唰!”

锤佛斧上蕴含着各系力量,开始收割着那些银甲将士,仅仅是片刻的工夫,那些银甲将士便丧失了性命。

“这怎么可能?”金甲将军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他知道,陈祎的实力可能在他之上,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差距竟然有这么大!

就在金甲将军愣神之际,陈祎直接将其抓住,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返回了修真学院的所在。

“大量的位格破碎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帝神庭中,天帝的目光一凝,面色阴沉了下来,“明监的位格还没有破碎,他是还活着么?看来,应该派更多人过去看看了……”

 
 

Theme by HermesThemes

Copyright © 2022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