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生顺利考入帝都大学!

这是波澜不惊的一件小事,但在很多层面,却又是很多人在关注的一件大事。

有人欣喜,有人遗憾。

不过,对苏余来说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虽然他对弟弟苏生是否该走武道之路,存着几分看看再说的心思,但能考入帝都大学,享受更好的武道资源,总也是好的。

“走,苏生,给你庆祝下!”苏余笑道。

苏生也很雀跃。

苏余带着苏生来到帝都大学专供学生使用的食堂,翻着菜单,很快点了七八个菜,然后对苏生道:“苏生,从今天开始,你也是大学生了,喝点儿酒吧。”

苏生大喜,他倒不是嗜酒,但之前苏余都禁止他饮酒,说酒毕竟伤身,对武道修行没多少好处。

现在,苏余却能主动让他喝酒,充分说明了对他的认可。

很快酒菜满桌。

苏生望着堆满桌子的酒菜,不由连连道:“哥,就我们两个人,怎么点了这么多?这得花多少钱?”

苏余闻言不由一笑,“苏生,我们是武者,需要多补充一些能量。至于钱,你不用关心这个,这些都不过是最基础的食物,灵气含量也不高,能有多少钱?成为武者,你需要承担起官方交给的任务,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但这些日常生活方面,却也不用你费太多心思。”

白衣天使女孩的轻灵夏日

苏余向弟弟苏生介绍着。

苏生毕竟才刚考入武道大学,他的许多思维都还没有转变过来。

当然,这个也不急。

苏余没关心过自己有多少钱,但不管是帝都大学的补助,还是官方的各种奖励……苏余清楚,不多,但也绝对足以保证自己n多年衣食无忧。

甚至不光苏余自己,就苏余回家了解的情况,自己父母也都被照顾的很好。

苏生若不是想走武道之路,他只考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后找一份普通工作……在官方的安排下,也足以保证一辈子无忧无虑。

只不过,苏生自己选择了更艰难的道路而已。

两人吃一时,苏生忽然试探着说道:“哥,暑假我想留在帝都。”

“嗯?”苏余惊讶。

苏生鼓起勇气,“哥,我也长大了,这两天我想了很多,也许哥你现在还能给我很多帮助,但我也不能一直光靠着你。所以,我想,我也想像你一样,从暑假开始,不,从现在就开始,历练自己!进入异世界历练!争取更快地成长起来。”

苏生他明显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苏余微微沉默,其实,这样也挺好,武道之路,自己能扶持弟弟一时,总不能扶持弟弟一世。

所以,他想靠自己的本事走这条路,不管如何都是好的。

危险当然有,肯定要比自己给他安排的危险一些。

但自己当时不也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一步步历练、成长起来的吗?更何况,每一位帝都大学的学生,都是华夏十分重要的资源,所以危险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高。

所以,思索片刻后,苏余就微微点头,“苏生,你能有这样的勇气,很好。既然你想,我会尽力给你提供帮助。这样,明天我带你去拜访学校各个院系的导师,你琢磨下自己想走的路子。然后,我带你去官方那里,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历练任务。”

通过官方来安排,肯定比帝都大学自己的安排更细致,更有针对性。

自己现在有这样的条件,自然还是要给弟弟最好的。

可惜了,本来苏余的打算,还是希望弟弟苏生能够先提升自己,打磨自己的武道,再稍等等再踏足异世界、接触这些略有凶险的任务的。

但苏生有自己的想法,有冲劲儿,苏余也不好阻拦。

“多谢哥!”苏生大喜,连连道。

苏余笑了下,“谢什么?我们是兄弟。”

……

“这边是杨景善教授的【道火实验室】,杨景善教授是道家一脉的资深宗师,造诣很深。我在帝都大学,也多次受到杨教授的帮助。”苏余向苏生介绍。

道火实验室!

苏生来到跟前,看着古拙的【道火】两个大字,顿时有一种深深的震撼的感觉。

牌面,这就是宗师的牌面。

苏生不觉有些拘谨,但苏余对这里却是熟稔的很,当即上前,也不用通报,直接带着苏生进去。

穿过廊道,很快就见到了正在推敲某一门观想图的杨景善教授。

看着鹤发童颜、一脸温和笑容的杨景善宗师,苏生心底不由涌起几分孺慕的感觉。就好像是看着自己的一位宽厚长辈,虽然不与自己计较,但他却也不敢稍有逾矩。

“杨教授。”

苏余笑一声,凑到跟前,观摩杨景善教授身前摆放的那一幅观想图案。

寻常的功法神通,苏余也不好太过窥探,不过杨景善教授跟他关系很近,而且他既然没有收起这幅观想图,自然就没有瞒着苏余的意思。

杨景善看苏生一眼,笑了下,“苏生是吧?在我这里不用太过拘束。”

说完,他才转向苏余,“你修炼【通幽秘卷】也算小有所成,正好来看下这幅观想图,帮我参详一下。”

苏余也是毫不客气,当即认真观看,并且根据杨景善教授已经推敲的东西,仔细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杨景善却也是听得十分认真,不时评论几句,与苏余讨论一番。

杨景善对苏余也很熟悉,很清楚,苏余虽然才刚刚突破到法相境,但见识却端的不俗!之前向苏余讲授通幽秘卷时,苏余就往往能够另辟蹊径,在很多地方提出颇有见解的看法。

这份敏锐,这份天赋,让杨景善也十分赞赏。

所以,他还真是从不在苏余面前端什么架子,就是很平和地跟苏余讨论着种种神通道法。

对苏余的见解,也是认真倾听,仔细思索。

苏余也早已经习惯了杨景善教授的这种风格,所以他也没有太在意。但一旁的苏生却是吓一跳,杨景善教授是谁?这可是帝都大学道家学院的一位宗师啊!

哥哥苏余,居然能够跟“好朋友”似的,在这里一板一眼地跟杨景善教授讨论观想图?

xs1234

 
 

Theme by HermesThemes

Copyright © 2022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