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为什么我们不去杀了那个毒手摩什?以我们的修为对付他绰绰有余。”傅月池纷纷不平道。

“一个毒手摩什不算什么,但他的师父轩辕老怪确实成名多年的天仙境高手,坐下门徒众多,单凭你我二人的实力,还不是人家的对手。”傅清风道。

“那我们就把小师妹和师父找来,再不行还有四师叔和五师叔…。”

“月池!”

峨眉紧蹙的傅清风打断了妹妹的话。

“师父让我们下山积修功德,不是让我们不自量力,到处惹是生非。若是动不动就要让师父出马,那她还要我们这些弟子干什么?!”

傅月池也知道姐姐说的对。

“可是那毒手摩什无恶不作,若是不将他铲除,崆峒附近的百姓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楚。”

“那你就好好修行,争取早日进阶天仙境。到时,你我姐妹联手,彻底铲平轩辕魔宫。”

“好吧,人家听姐姐的!”

“姐姐,前面好像是一个镇子,我们去看看吧。”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看着妹妹跳脱的样子,傅清风微微点了点头。她们先前一直随师父走南闯北,积累功德。

如今好不容易修为解封,又第一次独自下山,正在兴头上,当然要好好逛一逛。

在两人离开后不久,两道遁光从远处飞来。

其中之一正是从秦岭赶来的朱梅。

另一个则是背着大葫芦,一副花子打扮的老者。

“朱师兄,她们就在里面。”

朱梅点了点头,“有劳醉师弟了。”

醉道人摇了摇头。

“若是无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朱梅知道醉道人想来不齿于这种阴谋算计的事情,若非是峨眉掌门齐漱溟亲自飞剑传书,他也不会动身帮忙。

“醉师弟自去就好。”

醉道人含首后,也不多说,一跺脚,架起剑遁,很快消失在天边。

看着离开的遁光,朱梅目光闪了闪。

峨眉二代弟子有近二十人,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齐漱溟的行事手段。

除了叛教的灭尘子,现在投入哈哈老祖门下的晓月禅师。

由道入佛的屠龙师太沈绣、醉道人,风火道人吴元智,甚至自己相伴多年的老伙计追云叟白谷逸,都不是很认同。

不过比起晓月,他们依然遵从峨眉大义。

当然,他朱梅肯定是齐漱溟的铁杆支持者。

在他看来,只要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事;为了达到目的,完全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一拍腰间法袋,伴随着灵光,一个身材中等,身穿黄色长袍,脸型消瘦,鹰视狼顾的身影出现在身畔。

这人名叫方觉,人称‘七恶道人’,原本只是陕南修行界中的散修,后来被峨眉追杀,便逃到崆峒山,托庇于轩辕老怪门下。

朱梅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此人拿下。

之所以选他,是因为此人是赤身教铁姝的面首,两人狼狈为奸,无恶不作。

用他下手,也算是一桩功德。

朱梅双手翻飞,道道法印没入方觉体内,后者紧闭的双眼瞬间睁开,纵起一道遁光,直朝前方镇子里飞去。

“这三尸分身术,还真是好用。”

蜀山世界的三尸分身修炼的人不少,但比起第二元神少了很多神妙。但第二元神需要特殊的至宝寄托,三尸分身修炼条件就低了很多。

“该死的恶道,还不快把孩子放下!”

饱含怒气的娇斥,从镇子里响起。

朱梅心中一震。

“成功了!”

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见半空中突兀的出现了三道叠加的门户,伴随着璀璨的银白色灵光,方觉瞬间动弹不得。

紧跟着玄黑色的门户光芒大放,朱梅感觉自己分神颤动不休,只欲朝那门户中投去。

想要自爆,但那银白色灵光神妙无比,直接冻结了他分身的法力和神识。

朱梅也是狠辣之人,未免暴露。

直接斩断自己元神跟三尸分身的联系。

闷哼一声,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远远的看着自己留在方觉体内的元神被收走,肉身被镇压在那天青色神门中后,神色不甘。

好在他向来喜欢谋定而后动,还预备了第二种手段。

据此三千里外,一处上窄下宽的荒凉山坳里。

数百上千具人兽尸骨,簇拥着中间一座青石堆砌,占地半亩足有的宽**坛。

法坛有九根神柱,每根柱子上面漂浮着一面丈许大小的黑幡。

黑幡上煞气翻滚,阴气浓郁之极。

祭坛中央盘坐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左肩咬着三个骷髅头,额头插着金刀,背后背着一个皮口袋,**双臂,身材干瘦,鼻孔朝天,双眼一大一小,要多丑有多丑的女人。

随着他手印变化,九面黑幡煞气波动如潮,突然间,九个白白胖胖,看起来仿佛两三岁的幼儿,从中滚落下来,周身缠绕煞气,笑嘻嘻的在煞气中滚动。

女人把背后的口袋接下来,用手狠狠一拍。

刹那间,滚滚黑雾从中喷涌而出。

黑雾中隐现人兽精魂,摩肩接踵,怕是不下千百。

九个幼儿看到黑气,小脸瞬间露出贪婪,就地一滚,霎时间化作九尊红睛碧发,牙尖齿利,身材干瘦而高大的丑陋妖魔。

张嘴一吸,阴魂煞气化成道道黑雾,被吞入口中。

肉眼可见,九尊妖魔身上的气势比先前强盛了不少。

一刻钟后,丑女才把皮口袋收起。

看着张牙舞爪,满身戾气,魔气冲天的九子母天魔,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要收起来,心底骤起警兆。

脸色大变,伸手一指,九子母天魔光芒大放。

“咔嚓!”

突然晴空霹雳,耀眼的电花笼罩四野。

九子母天魔大阵震动不休,浑厚的魔气也被雷霆洗练,化去了不少。

“轰轰…!”

一连又是三四道雷霆打落。

九子母天魔大阵瞬间翻腾起来,旗幡震动不休,几乎破碎的样子。

丑女铁姝看着自己苦心祭练了三月的九子母天魔,在雷霆击打下,几乎崩溃的样子,简直要气疯了。

“该死的混蛋!”

肩头三个骷髅头冲天而起,霎时间化作三头身高百丈的神魔。

巨口一张,三道碧绿色的毒火,铺天盖地的朝头顶那,身穿青色长袍的人影飞去。

来人‘哈哈’大笑,抖手就是三枚阴雷珠。

爆裂的雷霆,瞬间挡住了毒火。

“赤身教的魔女,今日先给你个教训,来日道爷带齐了宝贝,再来送你上路。”

说罢展开遁光,惊天而起,直朝东北方飞去。

“可恶的贼道,休走!”

铁姝怒上心头,收起九子母天魔,连法坛也不管。架起遁光追了上去。

……

“姐姐,你怎么总是闷闷不乐,我们可是抓了个邪道高手。”

“月池,难道你没感觉到吗?”

“当然感觉得到,此人没有魂魄,元神又有缺,根本不是本尊,应该是一个分身。”傅月池道。

她的修为虽然比不上傅清风,但也紧紧相差了一层而已,两百多年修行下来,也是元神十阶的修士。

自然能察觉到异样。

而且所有能够外出行道的崇山一脉弟子,都经过人魂神门‘天字’考验,被其中一重重直指灵魂的幻境,虐了无数遍。

各种恩怨情仇的戏码,江湖中毒蛊迷障的下三滥手段,一一经历。

就算是究竟江湖的老油子,也未必比她们经验丰富。

知道的多了,很多东西一看就能看出异常。

傅清风微微点头后,“此人好像故意抓住孩子,引我们去追击。”

“可惜他没料到我崇山一脉三才神门的玄妙,修行界各种遁法,单论速度的话,无人比得上天象神门的壶天遁法。”

看着妹妹骄傲的神色,傅清风微笑着点了点头,但眉头很快皱了起来。

“月池,就算如此,下次对敌时我们也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人魂神门的考验,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好了,姐姐。不管对方有什么阴谋。以我们的修为,再加上祖师赐下的宝物,就算是天仙来了也能抵挡一二。”

“实在不行,就向师父师祖求救。以师祖的大神通,加上我们随身洞天内布置的传送阵,肯定顷刻既至。”

“连此界最顶级的佛门大能,天蒙白眉都不是祖师对手,还有什么人,是祖师他老人家对付不了的?”

“所以你就放宽心吧。”

傅清风想想妹妹的话也对,心情也放松了一些。不过限于性情,她永远也不会像傅月池那样大大咧咧,没心没肺。

突然间,两姐妹脸色顿变。

“好强的魔气!”

傅月池脱口而出。

傅清风神色慎重的点了点头。

“姐姐,我们去除魔。”

傅月池跃跃欲试,

感受到魔气的强度,并未达到天仙境的程度后,傅清风点了点头。两人纵起遁光,瞬间出了镇子。

隐藏身形,藏在镇外的朱梅看到这一幕,神情瞬间激动起来。

“总算不负我一番辛苦!”

“打吧,打吧,最好把铁姝那魔女一剑斩了。”

…………………………………………………………………………

xiazaitxt

 
 

Theme by HermesThemes

Copyright © 2022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