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们看到了,这里有一千一百四十九件法宝,有一万三千九百六十件灵器,有十二万九千三百六十八件法器。还有各种丹药二十六万瓶,近五百万枚。”

“将来你们教化有功,我将不吝赏赐。”

反正这些东西徐君明也用不上,拿来慷他人之慨,促进太始洞天人道发展,才是它们最合适的去处。

被无数宝物刺激的眼睛发红的数百金丹修士,恨不得现在就去考功殿领任务。

“我等必谨遵院长之命,教化百姓,为书院立功。”

徐君明心中一动,身边十二尊傀儡,同时拍动腰间的黄皮葫芦,伴随着强劲的吸力,左右的法宝按照五行、阴阳、风雷等属性,依次被收起。

丹药也是如此。

不过十多万法器和洞真级灵丹,单独放在了一个葫芦里。

这些东西,只适用于先天期修士,崇山书院总院的这些金丹修士肯定用不上。反倒是在那些下院、中院和上院中有大用。

“今日的会议就到这里,尔等无事的话,便自去吧。”

“院长,徐阳有事。”

柔弱无骨清纯居家睡衣美女写真图片

一个身穿青袍,相貌普通,神色严肃的年轻男子高声道。

“何事?”

“弟子准备渡元婴天劫,申请借用震雷峰!”

徐君明神色微动,这徐阳崇山书院修为最高者,如今已经在金丹圆满境界打磨了几年。

现在终于忍不住要进阶了。

“搬运你的法力。”

徐阳点了点头,丹田中法力翻滚,很快青蓝色的风雷法力,从头顶飞出,仿佛一朵青蓝色的云朵,正气凛然,同时又透着一股凛然难侵,阳刚降魔真意。

“不错!”

徐君明略作考虑后,掌心摊开,一枚瓷瓶飞向徐阳。

“这里有两枚太上补气丹,念你多年勤苦修行,为诸修第一,便赐给你。”

徐阳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太上补气丹的大名,一直兼修丹道的他很清楚,这种大洞级别的丹药,一粒就能够补充金丹圆满修士八成丹田灵气。

有了它们,渡劫的成功率可以平添三成。

看到这一幕,周围众人无不羡慕。

不过除了徐阳,却无人开口。

毕竟他们的修为还远不到金丹圆满,就算少数几个刚进阶圆满境的修士,也欠缺了打磨之功。若是贸然开口,很容易给院长留下一个贪婪的印象。

到时不仅丹药得不到,恐怕还要被申斥一番。

所以渴望归渴望,除了徐阳,无人再开口。

“多谢院长赐丹!”

徐君明微微点头后,“其他人离去吧。徐阳,你跟我来。”

大修一挥,捏住徐阳后,遁光飞起,落入八卦群峰中的震雷峰。

这里是徐君明门下弟子渡劫的首选之地。

山中的雷霆神符,以及先天八卦阵,能够有效的削弱雷霆的威力,虽然作用有限,但也能凭空增加一成的成功率。

别小看一成,在动辄陨落的天劫下,一成的成功率已经非常可观。

震雷峰承接了无数的雷霆,山顶之地已经结晶化,在阳光下,散发着淡紫色的光辉。

诺大的山顶,仿佛一面凹凸不平的镜子。

“你调息三日后,便开始渡劫吧。”

“是!”

三日的时间很快过去。

睁开双目看着盘膝坐在不远处的徐君明,眼神中透出浓浓的尊重。

“院长,弟子准备好了。”

“那便开始吧。”

“是!”

徐阳丹田法力全力运转,气息散开,数朵黑云,疾如奔马般从远处飞来,顷刻间便遮蔽了头顶三十丈方圆。

黑云下压,好似站起来就能顶到的样子。

‘轰隆’一声,电光闪闪。

跳跃的电花,仿佛一条条游鱼,从黑云中飞了出来。

相互纠结盘绕,眨眼间凝成一条两丈粗的淡红色雷霆。

一把背刻云雷纹,古朴大放的铜鉴从丹田内飞出。

铜鉴光芒一闪,弹出一道青紫色的雷霆,‘轰隆’一声,两道雷霆相撞,仿佛两条彼此撕咬的怒龙,电花四散,逐渐消失。

第二道雷霆已经达到四丈,磅礴的雷霆,威力瞬间增长了一倍。

徐阳故技重施,风雷鉴射出的雷霆跟着提升了一倍。

双方碰撞后,彼此抵消。

第三道雷霆达到了六丈。

第四道雷霆八丈。

第五道雷霆十丈。

这五道雷霆全被徐阳的风雷鉴挡住,不过消耗了大量法力的他,额头已经隐隐见汗。

第六道雷霆达到了十二丈。

磅礴的雷霆滚滚而下,仿佛决堤的江河,威势强横之极。

徐阳神色紧绷,一指风雷鉴。

“风神剑!”

风雷鉴光芒大放,浓郁的青色风灵力冲天而起,屡屡犀利的锋刃纠结在一起,形成一把数十丈的青色巨剑。

徐君明看在眼里,暗自点头。

能够把风灵力操控到这种程度,很显然徐阳对风之一道的领悟已经达到了元婴境界,而且还在元婴境中走了一段距离。

‘轰隆!’

伴随着激烈的碰撞,风刃随生随灭,雷霆寸寸崩碎。

慢慢的风雷在不断的碰撞中渐渐消失了。

天空中云层滚动,伴随着牛吼般的声音,第七道十四丈大小的淡紫色雷霆,凝聚了足够的雷霆神力后,瞬间打落。

徐阳奋起余力,催动风雷鉴。

“雷神锤!”

无限压缩的雷霆,颜色越来越深,转瞬间一柄十几丈之巨,紫色八角巨锤,出现在半空。

几近实质的紫色巨锤,跟第七道劫雷撞在一起。

伴随着雷鸣般的巨响,浩瀚的雷光溢满天空,无数散碎的电弧扯动空气,一股淡淡的焦味萦绕在鼻间。

天空中雷云卷动,仿佛奔流不息的江河,速度越发的快了起来。

滚动的雷霆纠缠在一起,第八道雷霆接近十六丈。

徐阳脸上已经出现了淡淡的苍白,这是脱力的征兆。

原本还打算撑一撑的他,看到这雷霆的规模,连忙把徐君明赐下的太上补气丹服下。

徐君明在青铜镜的辅助下参悟出来的‘太上补气丹’,绝对是同类型丹药中最佳者。

服用后,徐阳脸上神色肉眼可见,变得红润起来。

一股强烈的自信从他眼中浮现,伸手一指,原本有些势弱的风雷鉴,灵光大胜。

“雷霆神矛!”

风雷鉴陡然变作十数丈之巨,庞大的雷霆陡直向上,如同一道巨大的光柱,又如同一杆紫色巨矛,冲天而起。

针尖对麦芒般的雷霆,激荡的撞在一起,庞然雷霆仿佛炸开的烟花,化成漫天雷霆之雨。

伴随着这绚烂而又危险的一幕,第八道劫雷终于渡过。

第九道雷劫,天空中所有的雷劲都化成一颗巨大的雷球,十八丈的雷霆,仿佛一块巨大的陨石从,风驰电掣的直朝徐阳打落下来。

知道这是最后一道劫雷的徐阳也倾尽了所有,丹田内所有的法力都输入风雷鉴。

耀眼的青紫色风雷灵力,仿佛决堤的江河,滚滚而出。

澎湃的锋刃和雷霆,仿佛两条相互纠缠的怒龙,直朝雷霆奔去。

一道耀眼的雷光,眨眼间溢满苍穹。

紧跟着,强烈的冲击波,仿佛山洪爆发,横扫周围数千丈。

响亮的雷鸣,如同开天辟地一般,震耳欲聋。

看到眼前这一幕,徐君明眉头一挑。

“这徐阳对风雷之道的领悟到是极为精深。”

雷霆滚滚,雷光炸开,黑云逐渐消散,一股浓郁的先天造化灵气灌入他的体内。

看着气息急速提升的徐阳,徐君明暗自颔首。

他算是除了自己门下诸多嫡传弟子外,最早突破元婴的人了。

能够在没有青铜镜幻影对悟性加持的情况下达到这一步,此人的资质悟性堪称顶尖。

“我突破了!”

睁开双目的徐阳,感受到体内澎湃的法力,以及熠熠生辉的风雷法符,神情激动万分。

多年心愿一朝得逞,心中兴奋,可想而知。

看到盘坐在远处的徐君明,徐阳暂且压下心中激动,连忙上前跪倒。

“弟子多谢院长赐丹之恩,护法之德。”

“起来吧。你日后好生修行,多为崇山书院做贡献便好。”

徐阳并为其身。

“院长,弟子一心修行,还望您能垂怜弟子,收入门下。弟子必刻苦修行,侍奉师尊。”

看着他希翼的眼神,徐君明脸上露出一抹思索。

这徐阳作为崇山书院中修行最快之人,他也有所关注。他的资质悟性绝佳,但生性风流,屡屡在地神门幻境中因为女se而被刷下来。

一连尝试多次,都未能通过考验。

徐君明摇了摇头。

“非通过地神门考验,不入我门下,此规不可改。”

徐阳脸上露出浓浓的失落。

“…但念你修行勤苦,又是书院中第一个破境元婴之人,我破例收你为记名弟子,赐你壶天灵符和风雷翅灵宝,平时修行中若有不解之处,可入太元洞天求教,他日我讲道,你也可来听讲。”

掌心摊开,一张灵符,外加一对风雷缠绕的剑翅出现在掌心。

这风雷翅是他在华夏世界时得来,后来融合了神鹰上人的鹰翅,成了七条灵禁的上品灵宝。

徐君明手中宝物足够多,这次得了龙宫藏宝,手中常用的灵宝更进一步后,这风雷翅也成了压箱底的货色。

索性便赐给徐阳吧。

好歹也是自己崇山书院培养出来的最为出色的弟子,碍于他立下的规矩不能收入门下,位列嫡传。

但既然收为记名弟子,也算是弟子。

在外行走时,不能弱了自己的名声。

而且他精修风雷道,正是最适合这风雷翅灵宝的主人。

看着缓缓朝自己飞来的灵宝,徐阳心中激动万分。

灵宝的大名他早就听过,没想到如今自己也有资格拥有。

壶天灵符传闻乃是院长门下嫡传弟子的标配,只有持有这面灵符,才能进入太元洞天崇山居院长修道之处聆听教诲。

虽然无缘拜入院长门下,但从这两件宝贝中,可以看出院长对自己的重视。

“弟子多谢恩师赐宝,回去之后定当刻苦修行,争取早日进阶元神,侍奉于恩师座前。”

“以你的资质,未来修行我不担心。但如果你改不了好se的毛病,一辈子也成不了仙。”

徐阳神色一僵,神色有些讪然。

曾经三入地神门的他,很清楚自己为什么通不过。

“弟子…弟子惭愧!”

看着他,徐君明沉吟片刻后,挥手间,一枚玉简飞入他掌心。

“这是我根据佛门功法‘白骨观’,修改而来的‘红尘白骨观想法’,你回去后好生参悟,什么时候红颜具成白骨,你什么时候再去渡地神门。”

收下玉简,徐阳脸上露出一股坚毅。

“弟子必不负恩师教诲!”

“但愿你记得此时所说的话,去吧!”

徐阳磕了三个响头,转身遁去。

只是记名弟子的他,还没资格去崇山居叩拜祖师,点燃魂灯,享受镇派灵宝的恩惠。

看着他的背影,徐君明微微摇了摇头。

都说因材施教,这徐阳他确实因材施教了,但就看他能不能过去这一关了。

xs1234

 
 

Theme by HermesThemes

Copyright © 2022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