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云端之上,云阳显出身形,淡淡的金光环绕其身,四周虚空滋滋作响,好似承受不住其气息一般。

“不知明心道友有何指教?”云阳面色平淡,静静地注视着某处。

“阿弥陀佛,不知云圣道友来此所为何事?”虚空并未有任何波动,明心却出现在了云阳的面前。

“吾来此是为了了解因果。”云阳不慌不忙,淡淡地说道。

“哦?不知是何人与道友有因果?”明心神色平淡,疑惑地问道。

“大乾应王赵梦璃。”云阳如是说道。“此事又与道友有何干系?”

“明心道友,你管的似乎有些宽了。”云阳可丝毫不惧明心,虽然后者比他高了一个小境界。

“阿弥陀佛,云圣道友请息怒,贫僧只是想告诉道友,大乾之事,我等莫要插手,还请道友铭记。”明心也不动怒,依旧笑着说道。

“哦?吾为何不知?”云阳疑惑地问道,自己不记得有这回事啊!

“嗯?道友不知?难道重明道友并未告诉你吗?”明心也有点懵了。“此事乃各大势力共同商量的,当初重明道友亲口说他可以代表造化阁。”

造化阁,重明放下茶杯,突然皱起眉头。

“原来如此,云阳啊!倒不是我要坑你,而是真的忘了。”

清纯气质少女夏日写真可爱动人

重明轻轻摇摇头,端起茶杯继续品茶。

“明心道友,吾的确不知此事。”云阳知道自己被重明坑了,有些歉意地说道。

“阿弥陀佛,无妨,云圣道友以后莫要在去就好。”明心笑着说道。

他知道云阳并未做什么事,这次就是为了告诉他一声而已。

“明心道友放心,吾明白。”云阳笑着说道。

“嗯!不知刚才道友说与应王有因果,不知是何因果?”明心笑着问道,这老家伙八卦心思上来了。

“明心道友,此事应该与你无关吧?”云阳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早就骂起这秃驴来了。

总不能告诉你,她道侣是我主子吧?

“阿弥陀佛,倒是贫僧多言了。”明心就是好奇问一句,毕竟能与一位真仙至尊产生因果。

这位应王殿下,恐怕真有可能成为大乾女帝。

明心回想起大乾的历代大帝,的确有女帝存在,但数量少之又少。

“明心道友可还有事?如果没有吾就要回去了。”云阳迫不及待的想回造化阁。

他现在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狠狠地揍重明一顿。

“阿弥陀佛,倒是贫僧叨扰了,道友尽可离去。”明心双手合十,笑着说道。

云阳笑着点点头,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真是有够急的。”明心摇摇头,身影也是缓缓飘散。

应王府,无心台上。

此时赵梦璃依旧靠在周禹的肩膀上,玉手中握着云阳临走送她的玉佩。

“周禹,这玉佩到底是什么宝物?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赵梦璃回想起当时周禹的猴急样子,就忍不住想笑。

“这可是好东西,梦璃你一定要随身携带,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摘下来。”周禹笑着叮嘱道。

“莫非这是一件护身之宝?”赵梦璃看着这玉佩,没有任何能量波动,根本就不想一件宝物,最多就是一件普通的民间玉佩。

“算是吧!这应该是一件护身至宝。”周禹仔细想了下,笑着说道。

赵梦璃并未听出周禹的话与她说的话,有很大的不同之处。

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其中差距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这枚玉佩的确是护身玉佩,佩戴之人受到危险,将会激活玉佩的防御机制,可抵挡虚仙强者最少半个时辰。

这还不是这枚玉佩最强的功能,只能算是附带的。

这玉佩的真正能力是可以召唤出云阳的一缕真仙印记,其内蕴含着云阳的真仙一击,其威力之强,可使小千世界陷入毁灭,可令万千星河化为虚无。

就算是真仙想要制作这种玉佩也没那么简单,怎么滴也得花个一天两天时间。

不管怎么样,出于对周禹的信任,赵梦璃将玉佩收好,然后贴着周禹的耳朵。

“周禹,这么久了,你好像还没送过我礼物呢?”

赵梦璃吐气如兰,呼出的香气带着些许潮湿。

“没送过你礼物?不能吧!我送你的不少了吧!”

听到赵梦璃的话,周禹瞬间一愣,自己没送过她礼物?

像什么《青帝至尊法》,像什么蕴灵仙茶,像什么悟道茶叶等等等等。

这丫头是不是犯傻了?脑袋烧坏了?

“那些都不算,你还没正式送过我礼物。”赵梦璃俏脸微红,丝毫不讲道理。

周禹感轻轻摇摇头,女人就是这样,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那我今天就送你一件礼物。”周禹财大气粗,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不对自己的道侣好,那还对谁好?

周禹手中光华微微闪烁,只见一枚散发着淡淡霞光的戒指出现在虚空中。

这枚戒指通体呈现银色,其上雕刻着一只展翅欲飞的天凰,其内蕴含着庞大的能量波动。

最关键的是,这戒指造型十分精美,做工精细,引得赵梦璃眼中异彩连连。

“这是什么戒指?”赵梦璃拿起这枚银色戒指,疑惑地问道。

“这枚戒指名叫银翼天凰戒,是一件至宝,你一定要好好待它。”周禹笑着说道。

这银翼天凰戒,周禹本来是打算在赵梦璃登基加冕为帝时送给她的至宝的一部分。

银翼天凰戒,相当于准真仙器,与其它两件组合在一起,便是货真价实的真仙器。

这真仙套装是周禹自某个覆灭了数十万年的倒霉势力的秘境中找到的。

本来只是准真仙器,重明将其重新打造了一下,并让其度过了器劫,这才成为了真仙器。

银翼天凰戒内是有器灵的,虽然很微弱,但也有了自我意识。

所以周禹才让赵梦璃好好待它。

赵梦璃美滋滋的收起了银翼天凰戒。

这时周禹突然说道:“我送你礼物了,那你是不是也该送我点什么?”

赵梦璃俏脸一红:“难道我还不够吗?”

周禹瞬间一愣,赵梦璃连忙从周禹的背上跳下去,逃一样的离开了无心台。

周禹看着赵梦璃远去的身影,并未追去,只是轻轻摇摇头。

“这个丫头。”

深夜时分,一道玲珑有致的身影缓缓推开书房的门。

来到了周禹平时绘画地地方,开始翻找着。

“找到了。”赵梦璃手中拿着一副画卷,其上画着的是一位身材高大,身着青衣,面目混沌不清的男子。

在画卷的右下方,有云圣仙尊四个大字。

“这,这,周禹,你到底对我隐瞒了什么?”

 
 

Theme by HermesThemes

Copyright © 2022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