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嗣业坐在皇帝身边,两人的席位只相距一尺左右,他从案几上端起酒盏,朝着圣人频频遥敬。

李隆基笑意泛起,端起面前的金色酒爵,仰头一饮而尽。他抬头给站在旁边的高力士使了个眼色,高力士抬手合掌,两队长袖曼舞的女子从两侧缓缓进入殿中。又有八名手持各式乐器的乐伎站在一旁。

他仔细留意,在队伍中领舞的是梨园的乐营将谢阿蛮,弹奏乐器伴奏的也都是梨园的乐器高手,其中有弹琵琶的贺怀智,弹箜篌的张野狐,敲羯鼓的李龟年。这倒是让他挺意外,梨园的高手都到了吗?

皇帝也侧身笑着对他说道:“这些人你也都知道,他们均是梨园中的精英,个个身怀绝技,也非常傲气。他们寻常是不会给别的人跳舞演奏乐曲的,就连安胖子的没有如此的殊荣。只有你,你既是梨园的乐营将,谱写了将军令的乐曲,又立下了如此大功,当得起这样的待遇。”

李嗣业连忙叉手道:“多谢陛下恩德。”

梨园的这帮人确实是特立独行,一曲凌波舞过后,也不需要皇帝挥退,蹁跹着舞步缓缓退出了大殿。

李隆基似乎还沉浸在乐曲的美妙之中,对外在的变化没有多少关注。李嗣业双手轻轻合掌,作为领舞离开时却在队尾的谢阿蛮,朝李嗣业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

他手撑着下巴颌浅慢品尝美酒,美人儿的笑容给了他几分酒醉的感觉。

李隆基笑着说道:“刚才染病在家的右相听说你回到长安,心中甚是兴奋,拖着病体给朕写了一封奏疏。他说你今日之功勋堪比汉时之卫青霍去病,太宗朝之李靖李绩,如今天下虽然安定,但你有开疆扩土之功,当入凌烟阁受香火供奉,让天下人都知道,今时今日我大唐亦有名将。”

李嗣业心底涌起了强烈的警惕心理,如果这奏疏是别人上的那还没啥,但若要是李林甫上奏,后面绝对有厉害的杀招。虽然现在他并不知道,但就怕趁他得意忘形放松警惕的时候,这绝密的杀招就会突然蹦出来。

不过从这精妙的奏疏中,也能够体现出李林甫润物细无声的拍马屁本事,把李嗣业比作卫青霍去病,又比作李靖李绩,其意不正是隐晦地称赞李隆基堪比汉武帝和太宗皇帝,皇帝暗自受用却不点破,享受这种真实的虚假。

坐在下方的杨国忠紧跟着圣人的话附和:“陛下,李嗣业功勋卓著,可比北齐之兰陵王,大梁之陈庆之。”

清纯糕点姑娘香甜诱人

李嗣业手按着酒案,用手指顶着人中,差点一口把酒喷出来。

皇帝的脸色果然有些尴尬,若不是知道杨钊本人才疏学浅,算是个历史盲,恐怕就要怀疑他居心不良了。兰陵王高长恭的老板是高湛和高纬,这两位一个是宠信奸佞,另一个是亡国后主,都不是什么好货色。陈庆之的老板是谁,梁武帝萧衍,是南梁的开国之君,统治初期留心政务,纠正弊端,分封宗室,尊宠门阀贵族,但后期逐渐昏庸,崇信佛教,怠于政事,最后引发了侯景叛乱。

嘿,不得不说,若要把李隆基比作梁武帝萧衍,还真是有点儿像,都是前半生励精图治,后半生逐渐昏庸开始享受,而且都经历了少数民族将领的叛乱,前者是羯族人侯景,后者是粟特人安禄山。杨国忠的这句话里竟然藏着真相,果真是神预言。

看到皇帝兴致不高,杨国忠也意识到自己是说错了话,只好悻悻地闭上了嘴。

李隆基转身对李嗣业说道:“嗣业,以你的功绩,如今就算是封个王也不为过,但你尚且青壮,且来日方长,即使是海内珍馐,也不能一顿都吃光罢。所以朕授你为开府仪同三司,勋官为柱国,入凌烟阁画像,赐爵为英国公,食邑两千户,授田四千亩。”

李嗣业连忙放下酒杯,躬身叉手说话:“多谢陛下隆恩,嗣业愿意为陛下守更多的疆土,挑更重的担子。”

他这么说是暗自向皇帝讨兼任河西节度使,从去年开始,安禄山已经是河东范阳平卢三镇节度使了,这三镇可是含金量极高的边镇,兵力多寡绝非北庭安西可比。他如果能把河西兼任过去,以安西为首的精锐和北庭军,河西诸军形成一个体系内的军事阵营,以区分安禄山一伙的东北军,这便是纯正的西北军了。

李隆基不知道是没听明白,还是另有打算。哥舒翰和安思顺的官位安排顺畅之前,李嗣业感觉还是有机会的。

他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双手呈送递给圣人,高抬起头挺胸说道:“这些都是在远征河中大食战役中表现突出的士卒和校尉,其中士卒四千人当赏,校尉三百人可授将职,还请圣人定夺。”

李隆基放下册子,赞同地点头说道:“可矣,朕根据行军方志所观,安西军经历数战,均是下阵上获,当得起这样的奖赏。朕特许,所有有功士卒,俱进勋官武骑尉,所有有功校官,俱进归德郎将与中郎将。”

李嗣业连忙叉手说道:“嗣业替安西诸多士卒校尉谢陛下升赏。”

李隆基笑着捋须说:“将士用命,自然当赏。”

这些将领所受的,都是唐代的勋官十二转制度,凡以军功授勋的,战场上或战后由随军的书记员记录战前的情况,战争的过程和胜负的结果,同时要记录每个官、兵杀死或俘虏敌人的数字,上报到尚书省吏部。吏部的司勋郎中反复审查,验证为实,然后拟定官阶,奏上皇帝,等待授官。

以战前的条件分:以少击多为“上阵”;兵数(包括战士人数和装备)相当为“中阵”,以多击少为“下阵”。按战争的结果分: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四十,为“上获”;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二十,为“中获”;杀死或俘虏敌人的百分之十,为“下获”。

按照战前的条件和战争的结果,综合起来,拟定“转”数。上阵、上获为五转;上阵、中获为四转;上阵下获为三转,以下递减类推。

勋官没有职务,不管事,仅仅加官而已。勋官要入仕参政,则依照门资、出身的规定。

李嗣业又向皇帝叉手说:“这次远征有大将田珍,段秀实,程千里,马磷等人奋勇争先,臣请陛下酌情提拔。”

xiazaitxt

 
 

Theme by HermesThemes

Copyright © 2022 未满十八禁污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